大概也许可能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网站(www.74la.com)

欢迎来到气死啦!网 [订阅本站] [关于&留言]

气死啦!网

五元难倒警察 拾金不昧伤得起?

气死啦 发表于 2011-08-11 16:48 我要评论 (0条) 字号: 原文

摘要: 警察之所以这么做固然有他个人的考虑,但“五元钱交给谁”却是个值得深思的社会话题。如果大家都不知道这捡来的钱该如何上交时,这还好办,可以通过制度完善来加以解决;而如果大家都知道这捡来的钱不该或不必上交时,那就完了,说明我们的社会在某些方面或许真的出了问题。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这是一首我们耳熟能详的歌,更是教育孩子从小拾金不昧的经典歌曲。但据报道,当中学生小杨将捡到的五元钱交给警察叔叔时,警察却称“无法处理”又还给了她。这让小杨十分郁闷,不知道遇到这样的事儿该怎么办。

面对上交的五元钱,年轻的警察一脸茫然,他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认为拒收最为稳妥。而这却造成了纯真少年小杨的郁闷和茫然。好在,公众没被难倒,从区区五元钱中他们看到了不少大问题……

反对
一个错误的暗示
这几个警察可能是因为钱太少了,收起来麻烦,去寻找失主也不太可能。如果是五百元,甚至是五万元,肯定是先要找失主的。的确,学生拾到的钱是少了,但哪怕是拾到一分钱,也同样应该先收下。这是对学生拾金不昧的爱护,同时也是对这种精神的弘扬。声称“无法处理”并将钱还给学生,这是对学生的伤害,也让其怀疑自己的做法是否错了。其实,对于重新回到自己手中的钱,这小小的五元钱就成了“烫山芋”了,该如何处置呢?这也成为了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会成为一个人成长过程中的困惑,以后如果再拾到钱,还会将钱交给警察叔叔吗?还会有这种勇气吗?
说到底,警察叔叔的拒绝,其实是怕麻烦,因为钱太少,觉得自己付出的“代价”太高,划不来。或许从成本的角度看,警察的做法有着一定的道理,但从学生的成长,从呵护拾金不昧精神的角度看,则完全是错误的想法。因为这不是能够用金钱来衡量的。当然,公安机关也可以专门设立遗失物指定收集地,但不管如何,不能因为怕麻烦而拒绝一个学生的拾金不昧。“无法处理”是一个错误的“暗示”,警察不能成为扼杀孩子拾金不昧的向善之心。(郭文斌)

评判
五元钱虽小 问题却不少
其实,类似的捡到一分钱、一角钱、一元钱的消息以前也曾经发生报道过。只是时至今日,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依然没有引起相关的注意罢了。捡到的五元钱面额虽然很小,但其中值得思考的问题却不少。

其一,必须要搞清楚:捡到五元钱的孩子为什么会郁闷?要知道:让这名中学生郁闷的不是区区的五元钱,而是对从小一直以来接受学校拾金不昧教育的迷茫:拾金不昧难道还得看金额的大小吗?小时候经常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这首耳熟能详的歌曲,这种捡到钱物要交公的做法,早已深深扎入到了孩子幼小的心灵里。可是,当孩子捡到钱交给警察的时候,却遭遇了退回的尴尬,遇到这种情况,甭说是未成年的孩子,即便是大人是不是也只有无奈的份儿?以金钱的多少来衡量拾金不昧,是对拾金不昧的一种无形践踏与侮辱。

其二,我们必须搞清楚:拾金不昧教育仅仅只是学校和家长的事情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就拿孩子捡到五元钱这件事情来说,多少年学校进行的拾金不昧教育,很可能会在警察“无法处理”的情况下轰然倒塌!至少,让孩子对学校的拾金不昧教育产生了质疑,价值观的困惑也在所难免了!或许每个人都知道,从拾金不昧的角度来看,1元钱与1百元钱、1万元钱是可以画等号的。但是,这样的道理到了这位穿着警察制服的成年人那里,怎么就不是了呢!绝对不能把“社会教育”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或文件中,否则只可能是好看的一张皮而已,没什么实在的意义。从这个角度来看,五元钱的拾金不昧遭遇尴尬的确不容小觑!(孙广勋)

分析
叔叔怕没事找事
这实在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事件:当我们唱着耳熟能详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的道德教育歌曲时,却惊奇地发现,我们对捡到钱(尤其是小额面值的钱)然后再上交给警察是如此的陌生。捡到钱的时候倒是有,但是现今“上交”的事件太少太少了,这不仅是因为我们想要“背叛”那首歌所颂扬的拾金不昧的优良传统,而是因为我们自己不小心丢钱或丢物的时候基本上是“有去无回”,更重要的问题是,有时候我们即使想要上交这些捡到的钱或并不太值钱的物品时,我们居然找不到“上交”的地方,甚至连警察都因“无法处理”而“拒收”了。

这样的事件太少,这样的金额太少,以至于警察们确信丢钱的人肯定不会再回来找钱,他们将会因“无法处理”这一数额的钱而陷入“没事找事”的尴尬中:他们接受中学生的五元钱后不知道该用何种渠道去表扬这位孩子,更不知道孩子们捡来的五元钱如何处理:花掉这五元钱是他们对孩子爱心的亵渎,但不花掉这五元钱该把它放在哪儿呢?

该怎么解决这五元钱引出的命题?五元钱折射出的是社会优良传统丢失的大问题,折射出的是社会道德该如何回归的大问题。当社会贪污腐败的官员越来越多,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成为传说,当见义勇为有时候还需要“讨价还价”,当社会贫富矛盾日益加剧造成的严重贫富不均……这个社会需要怎样的自我救赎?需要怎样的社会教育?……这些都是大问题,难道真的像警察对待捡来的五元钱那样“无法处理”?这,需要反思,更需要一个答案。(张东阳)

观察
五块钱的茫然
当年在儿歌里,“一分钱”都可以交公,而且可以换回“叔叔拿着钱, 对我把头点”。可是,时过境迁,当小时候唱着“一分钱”的小朋友长大变成高中生,在路边别说捡一分钱,现在是捡到五块钱都欲交无门——茫然的警察之后,是茫然的小杨,她不知道以后捡钱,还该不该交了。
交不出的“五块钱”,看似一件小事,其实却像一道魔幻多棱镜,折射出现实之幕的漏洞。好事者如果做一道数学题,你或许会发现五块钱的烦恼,没准还能成为窥视现实“通胀”因素的一个另类小切口。十几年前的“一分钱”都还有上交的价值,虽然其中有儿歌的教育教化意义,但是不能否认,十几二十年前,分币还是很值钱的。我们小时候,都还有几分钱的童趣:比如棒棒糖、比如小画片。

而时至今日,分币已成古迹已成追忆,而五块钱虽然可以兑换成数百张一分钱,但是这在警察叔叔眼里,却是个麻烦。若收了这五块钱,就算联系到失主,哪怕是骑摩托跑一趟,估计都还不值一趟油钱。这就是今日之艰涩现实。

从公信的角度看,这几个警察能当机立断,拒收小额失物,或许还算是私德尚佳者,至少他们没有昧下这中学生的一片心意。再者,假如警察收了失物,是否就一定能及时高效地寻到失主?从某些报道中,似乎也很难得到肯定回答。这也令人不解:互联网时代,原本应更为便利的“失物招领”缘何落寞。如何化解这一窘况?或许还需要一些配套系统建设,比如一个统一协调,全国联网的权威而公益的失物认领平台。(李晓亮)

■延伸
都不愿管小事
如果我们仅把谴责送给这位当事的警察,是不公平的。在某种程度上,警察、公共服务部门,不重视小事,不愿管小事,已经成了当下的一种普遍社会现象。而背后,正是价值导向的迷失。重视大事,表彰大事,似乎只有大事才能体现公共服务的价值与水平,用“马太效应”塑造了一个个的典型,但这些典型却越来越脱离人们的生活实际,可学性越来越差。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很多社会负面事件发生之后,细细分析根源,都可以在细节上找到原因,都可以在价值导向上找出问题,但真正吸取教训者少,将“群众利益无小事”落到细节者少。虽然上交的只有五元钱,无论对小杨或其他青少年,还是对警察及其所属的公共服务部门,这是一个多么生动的事例,可却被一个“无知”的警察给搅黄了。(郭文婧)

=========================================

网友视点

这就是国人的一种潜意识。其实,五元钱并不是一个大数目,捡到五元钱的人发不了大财,而丢掉五元钱的人也不一定亏大了。问题是,这丢失的五元钱该如何处置,却涉及到社会层面的公共德行问题。过去,拾到一分钱要交给警察叔叔,也并不是这一分钱有多大价值,而是这“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背后的社会德行倡导机制和一种从善的社会氛围。如今,这小杨捡到五元钱要交给警察叔叔,而警察叔叔却称“无法处理”。这里面,我分析不但涉及到金钱数目少、办理手续繁琐的问题,更涉及到一个有没有必要上交的理念问题。
警察之所以这么做固然有他个人的考虑,但“五元钱交给谁”却是个值得深思的社会话题。如果大家都不知道这捡来的钱该如何上交时,这还好办,可以通过制度完善来加以解决;而如果大家都知道这捡来的钱不该或不必上交时,那就完了,说明我们的社会在某些方面或许真的出了问题。
网友声音
友才: 我在马路边捡了五元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摇摇头,不收检的钱,伤心的我无奈地说了声,叔叔再见 。

與你共鼓舞:#五元钱警察#“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原来是一首儿童“童话”歌曲,我今天才知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赖志明oo:现在捡到钱交给谁,给自己心里过不去,交给警察叔叔,他又说难处理,区区五元难处理?是嫌少还是怕麻烦。什么世道啊。

莆田老兵:曾几何时“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现在捡到五元钱交给警察叔叔,叔叔不敢收。是我们的精神丢了,还是真的五元钱不是钱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说说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留空为匿名)

(可选,不会公开)

(选填)

Email用来显示头像或接收本站最新文章,不会公开。

[:9] [:8] [:7] [:6] [:5] [:50] [:4]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 [:39] [:38] [:37] more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