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也许可能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网站(www.74la.com)

欢迎来到气死啦!网 [订阅本站] [关于&留言]

气死啦!网

惊悚百字微小说(一)

忽UU 发表于 2011-08-01 08:21 我要评论 (0条) 字号: 原文

摘要: 精彩的百字短篇小说,让你猜的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局!有点恐怖,有点诡异,有点血腥,有点重口味,有志于编故事者多读读!


精彩的百字短篇小说,让你猜的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局!有点恐怖,有点诡异,有点血腥,有点重口味,有志于编故事者多读读!

前生

她从小就喜欢洗澡,
自从家里买了那个超大的浴缸之后,
她就更喜欢泡澡了,
每天都要在里面泡上几个钟头。
丈夫有点不太高兴,
偶尔叫她不要泡太久,
她就一脸憧憬地说:“亲爱的,我觉得,我前生一定是一条美人鱼。”
丈夫笑着问她:“你前生是美人鱼,那我前生是什么?”
她在浴缸里打着水花:“你前生一定是个王子。”
她没有骗他,她真的经常梦见,自己是条美人鱼,在海洋里畅游,
有时游上沙滩,看看那英俊的王子。
虽然王子和丈夫长得不太像,但她还是坚信王子就是丈夫的前生。
她的人鱼梦越做越多,泡在浴缸里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丈夫则越来越不耐烦,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烦躁,
有几次甚至把她生生从浴缸里拖了出来。
可是她还是觉得前生是条美人鱼,
也许今生也是,
她终于辞去了工作,成天泡在了浴缸里,在里面吃饭,也在里面睡觉。
丈夫已经有几天没有回家了,
她有点担心,却不愿走出浴缸,只是在里面泡着。
忽然,丈夫猛然冲进了浴室,
用一把钢叉,狠狠刺进了她的腹部,
她痛得说不出话来,
无力的扭动着,血水迅速地染红了浴缸。
丈夫同样痛苦地看着她:
“前生前生!你就知道自己前生是鱼,
你知道吗?我有多少次梦见,自己前生是一个渔夫?”
他一面说着,一面将她挑出浴缸,扔进了背后的鱼篓里。

做菜

下了班,她急急忙忙地往家赶。
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
说好了她要给他做一桌菜。
做菜是她最大的爱好,
虽然她的手艺有点可怕,
他总是捏着鼻子塞个两口就再也不肯吃了。
不过,今天是特殊的一天,
她有把握他不会不给面子的。
蒜泥白肉、芹菜炒肉丝、水煮鱼……
都是些简简单单的菜,倒也琳琅满目的摆了一桌子,
她看着这些菜,满意地笑了,
“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这是母亲的教导,她一直记在心里的。
从卧室里推出了丈夫,他的脸上稍微有点不高兴,
她温柔地剥开他嘴上的透明胶带,灌了满满一勺排骨藕节汤下去,
他在轮椅上拼命挣扎着,可能汤有点太烫了,
但是她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口鼻,
于是他也只有流出眼泪的本事了。
她温柔地喂他自己亲手做的菜,而他在那里感动的流泪,
这真是她梦想中的情景!
母亲的话,果然一点都没有错呢,她愉快地回忆着。
“妈妈,要是我抓不住他的胃呢?”
“那就打断他的腿,捆住他的胳膊,药哑了他的嗓子,再去抓住他的胃。”
母亲抚摸着还是小女孩的她,在父亲的灵位前温柔地说。

姐姐

今天是姐姐的忌日,他为姐姐点上了一支线香,
看着姐姐美丽的容颜,他感觉到了阵阵悲伤。
随着时间的流逝,
他越来越怀念姐姐了。
小的时候,姐姐给了他多少关爱和温馨啊!
他是那么霸道,总是喜欢抢姐姐的零食、玩具甚至衣服,
而姐姐从来都不和他争,无论他要什么,都会宽容地让给他。
十五岁那年,他和姐姐在雪山上迷了路,
他冻得瑟瑟发抖,神志不清,
姐姐把他抱进了怀里,紧紧捂了一夜。
那温暖柔和的怀抱,
他至今不能忘怀。
人们发现他时,姐姐已经死了……
不知不觉,他已是泪流满面,
镜子前的线香也已燃尽,
姐夫就快回家了,他不能让姐夫看见自己这个样子。
他走进浴室,准备好好洗个澡,
看着自己白皙的皮肤,修长的双腿,高耸的胸膛,
他感到一丝欣慰,
“姐姐,你的身体,我保养的很好,请你放心地去吧!”

榆木疙瘩

“你就是个榆木疙瘩,现在也该开窍了!”
年轻的女老师,
用她尖细的、涂着好看红指甲的手指,
用力戳了一下他的头,
一丝细细的血流了下来,他却好似没有任何感觉,仍是那副木然的表情。
她厌恶地看着这个拖了全班后腿的蠢笨学生,
他蠢到不懂得如何掩饰看她时那炽热的爱慕之情。
轻笑一声,她冷冷地说:“你死去的妈妈,不是个巫 婆吗?
难道就你就没学到什么法 术,能让你这榆木脑袋开窍吗?”
他全身都抖了一下,终于哭了。
这之后很多天,她想到这个男孩痛哭流涕的表情,还是觉得有点同情,
但她却一点都不后悔,因为自从那次谈话之后,
这块榆木疙瘩似乎突然开了窍,
不但各科学习成绩突飞猛进,成了所有高三学生中最出色的,
而且性格都变得外向开朗,整天谈笑风生,身边总是聚着一堆朋友,
还有……他居然懂得了向她调 情,用那些撩动人心的话语,挑的她心里乱乱的。
当他们相拥着缠绵时,
她浑然忘了她比他大八岁,
也忘了不久之前,他还是一块货真价实的榆木疙瘩。
只有一件事还让她担心,
他的身体越来越差,脸色也逐渐变得枯黄,
虽然他的精神还是那么高亢,但是走起路来像是随时都会摔倒。
好在,他还是撑到了高考,
看到步履蹒跚走出考场的他,她不顾一切地当众抱住了他,
他的脸上、身上,忽然出现了无数黑色的小洞,
成百上千只白蚁从那些小洞里飞了出来,像一股白色的旋风,片刻就不见了。
他站在那里,千疮百孔,玲珑剔透。
“老师,你看我现在开窍了吗?”

沙发

这次环球旅行,不但花去了她全部的积蓄,还让她背上了很大一笔债务。
不过她觉得值得,
她是个极爱旅游的人,
家里的电视成天播放着几个旅游频道的节目,
她往往就看着这些节目睡去,
而现在,她终于逛遍了那些节目里推荐的地方,心里满足极了。
回到家里,她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
“哎呦喂,疼死我了,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重啊!”
沙发呻吟着。
她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惊惧地看着沙发。
“别愣着了,快换回来吧!我都快闷死了!”
她愣愣地看着沙发,忽然想起来了,
原来自己才是沙发,而这个沙发是自己那个喜欢看旅游节目的主人。
由于电视天天放着旅游节目,沙发成天耳濡目染,对这些美景产生了极大的向往,
这种向往感动了神灵,让它和她互换了身体,
使得沙发能够去环球旅游,满足夙愿。
“她”忙不迭地对着“它”鞠躬,
“对不起,对不起,我几乎都忘了。
马上就换回来!”
“她”的脸上忽然有点羞涩:“在这之前,我想有件事应该告诉你,我,我在外国遭遇了一,夜,情……”
沙发发出一声重重的呻吟:“天哪!”
几个月之后,她的客厅多了两个意大利风格的小沙发,乖巧而漂亮,
而她的电视除了播放旅游节目,偶尔也会放一些家具节目,特别是意大利的。

排斥

他总是无法融入公司里。
这个小小的公司,上至经理,下至清洁工,
人际关系好像都很融洽,
大家都能打成一片。
只有他,虽然已经来到公司五年来,却还是像一个外人,
人人都对他很客气,也都和他保持着距离,
他总有被排斥的感觉。
象这一次,
整个公司都出去郊游,唯独忘了通知他。
他愤愤不平的在家里看电视时,
却在新闻上看到公司包的大巴翻下山崖,所有人全部殉难的消息。
他去给同事们扫墓,一边上香,一边难过,
“你们还是这么排斥我,连去死都不肯拉上我!”
忽然听到有很多人在喊他的名字,
抬头看时,公司的同仁们满身鲜血满面微笑的冲他招手,
他被生生吓死了。
由于这片墓地已满,他被葬在了另一处山头,
每晚,他都能听见同事们谈笑风生,却无法加入其中。
有的人,是注定要被排斥的,无论生死。

钓鱼

真是个好天气,风和日丽,春暖花开,适合钓鱼。
他扛着鱼竿,很快就找到了一块垂钓的风水宝地。
这里是一处河湾,
风景优美,人迹罕至,
河水清澈,流速缓慢,形成了一湾小小深潭,
深潭里倒映着蓝天白云和河边的景物,简直就是一面镜子,纤毫毕现。
这是个钓鱼的好地方,他不敢相信这里居然还没有被钓鱼者们发现。
扔下钓钩,打碎了一湾春水。
很快就有东西咬钩了,
他试了一下,
挺有劲的,似乎是个大东西。
他用力拉竿,
高纤维碳素鱼竿被拉得弯成一个很大的弧形,
他站稳了身形,狠狠地拉着竿,一点也不放松,
从竿上传来的力量,他能感觉到对方在和自己对峙,这一定是条大鱼!
忽然,钓竿上传来的力量大得不可思议,
他被一下子拖进了水里。
没有意料中的呛水,只是微微的清凉了一下,
他就忽然被甩向空中,
然后摔落在草地上,不由自主地抽动着。
周围的风景,熟悉又陌生,好像是河湾里那些倒影,
他张大了嘴,却发觉自己呼吸不到空气,
随后他惊恐地发现,一个鱼头人慢慢走过来,提起自己,扔进了桶里。
桶里有很多人,都在大张着嘴,不由自主地抽动着。

独行

人们告诉他,
那是一块邪地,
不知有多少人,在那块邪地遇到种种诡异的事情,
以至于现在大家都绕道而行,
不去打扰邪地里的那些“生物”。
他不信邪,
非要去邪地里走一遭,
而且要挑个雨夜去走走,
看看邪地到底有多邪。
小雨微微,
黑夜沉沉,
他独行在邪地里,
大声唱着歌,
没有一丝的畏惧。
邪地其实不大,
他很快就走完了,对着众人愉快地宣布:
“邪地一点都不邪!”
众人却指着他的身后,
回头看去,
邪地里,他的来处,两双脚印紧紧相随,一路走来

大白

他躺在地上,
一丝丝也不想动弹。
这样有多久了?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一团白影从他身边掠过,
那不是大白吗?故乡家里那只老猫。
他在猫儿后面不舍地追赶着,就像当年他们一起玩耍时那样,
不知道追了多久,他的汗打湿了全身的衣服,
大白依旧灵活的像个精灵,一点不像一只风烛残年的老猫。
他有点着急了,大喊着:“大白!大白!”
猫儿猛然站住,黑黑的眼珠凝望着他,似乎有种说不出的悲伤,
他忽然知道了,大白是来告别的,
猛地一扑,他抱住了大白,猫儿在他怀里蹭啊蹭啊,呜噜着,无限温柔。

他醒了,妻子疲倦的脸上现出惊喜的表情,
“大白呢?”他问,
妻子喜极而泣:“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你已经昏迷三年了!”
他看着憔悴了许多的妻子,固执地问着:“大白呢?我家的猫儿呢?它在哪里?”
妻子终于明白了他在问什么:“大白?大白不是在家乡吗?”

他出院的那一天,看到了大白,
大白躺在医院的臭水沟里,早已没了气息,
除了爪子全部磨秃了,身上没有其它外伤,
谁也不知道它是如何跋涉千里,来到他工作的城市的,
也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死在这里的。
只有他知道,也只有他相信。

大爱

她和这个男人第一次见面,
他就给她看了他的全家福,
上面有很多人,男女老少,济济一堂。
他看着这些照片的时候始终在幸福的笑着,
“这些家人是我最大的财富,我很爱他们,一刻也不想离开他们。
前排第三个是我的前妻,虽然她离开了我,但是我还深爱着她。”
他深情的眼神,真诚的话语,打动了她。
这是个有爱的男人,对自己的家人,对自己的前妻都是这般的深爱,
她希望能够取代他的前妻,享受他的大爱,也给他同样的爱。
所以当他约她去他家做客时,
她爽快地答应了。
他的家里,有很多熟面孔,
那张照片上的人,居然都在他的家里等她。
“这是我父亲,这是我大叔,那边是我的表侄女……”
他热情地介绍着,冲每个人微笑,
忽然,他停顿了一下,指着一位女子对她说,
“这就是我的前妻,相信你们会相处的很愉快的。”
她木呆呆地看着他的前妻,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的前妻木呆呆地看着她,同样没有说话,
和屋子里所有他的家人一样,
他的前妻也是一件用原装人皮制成的标本。
“我从第一眼就爱上你了,留下来,做我的家人吧!”
他富有感染力地笑着,挥舞着一把小巧而锋利的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说说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留空为匿名)

(可选,不会公开)

(选填)

Email用来显示头像或接收本站最新文章,不会公开。

[:9] [:8] [:7] [:6] [:5] [:50] [:4]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 [:39] [:38] [:37] more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