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也许可能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网站(www.74la.com)

欢迎来到气死啦!网 [订阅本站] [关于&留言]

气死啦!网

我怕死,怕无尽的恐慌,也怕”这是一个奇迹”

气死啦 发表于 2011-07-27 09:25 我要评论 (0条) 字号: 原文

摘要: 在这个时代,非得要发生点奇迹,才能够躲过撞击、躲过生命体征测试仪、躲过迅速结束搜救、躲过快速动用大型机械破拆车厢、躲过掩埋残骸、躲过天罗地网的新闻,逃出一条苟延残喘的性命?


我有恐飞症。恐到2006年去乌鲁木齐时,甘愿坐了48小时火车,实际开了超过50小时。那时逢世界杯,48小时可以错过好几场比赛,对我而言钻心剜肺——我说这个是证明,我是真的怕坐飞机。

和其他恐飞症者交流,大概类此:
“别跟我说什么飞机出事概率低,一旦出事不就完了吗?”
博格坎普当年恐飞,据说是坐飞机时被谣言传说有炸弹,从此落下心病了。我2003年在大连周水子机场也受过一吓,天气、晚点、震荡,连串的事,落下病根了。

我恐飞,其实最大的恐惧都出在上飞机前。上飞机后,反而就不怕了。私自揣摩,是这个心理:
上飞机前,“如果出事了,后悔莫及,还来得及更改!”
上飞机后,“死猪不怕开水烫,就这样了吧!”

安全感的丧失,就是这样的。我不信任飞机,所以每逢和飞机沾边我就惶惶不可终日,看什么都像是不祥之兆,成了个迷信之人。因为我不信任它了。

我以前喜欢坐火车。喜欢卧铺车的心安理得,喜欢火车上和人聊天,喜欢在火车上听歌。以前坐十几小时的无座票时,抱一本书坐在车厢间角落里,天气晴好,看鸟群、河流、村庄和落在书页上的树影,能啃完许多平时来不及去看的书。至少前天之前,是这样的。

昨天谋划回无锡时,如下问答。

问:怎么回去?
答:高铁?
问:你还敢坐?
答:……大巴?
问:大巴遇到雨天也不安全吧。
答:……赶天气好一点走?

问:你恐飞症好一点了吧这回?
答:……好一点了。

在此之前,我把所有温州一带的朋友都短信了一遍。尤其是几个放了假喜欢到处瞎旅游的朋友,我格外紧张。

你可以对我说,这种事情,就像偶尔的空难,是小概率事件。但这没法说服我。如上所述,安全感的丧失,就这么可怕。

美剧里有句话,叫做Once a cheater,always a cheater。一个出轨男永远会是出轨男。一方面是男生的问题,另一方面,一个经历过伴侣出轨的女生会永远怀有阴影,觉得伴侣随时会出轨。

抚平这种阴影能用什么方法呢?积极的抚慰、温柔的安置、诚恳到位的态度,加上时间。
但当这些欠奉时,你让我怎么重塑安全感呢?

————————————————————————————

失去安全感后,有一边的心态我猜大概是这样:
“你老是出轨,你老是骗我,你根本就没给过我真话!我怀疑你!你说什么我都不信!我宁肯相信谣言我也不相信你!!”

这种心态走了极端,很容易变成“谁的话我都信,就是不信你的!你就是骗子!我宁肯相信这个谣言那个谣言!反正你是骗子,我要以毒攻毒!”

另一边的心态我猜大概是这样:
“你们怎么听风就是雨?不相信我也不能见谣言就信哪!还造谣来抹黑我!你们真是群体非理性,一群乌合之众的暴徒!出了事就只会怀疑我!”

这种心态走了极端,很容易变成“都是笨蛋,只会瞎忽悠出风头,找道德优越感!你们只会走极端!”

这种时候,最倒霉的是中间派。比如“我觉得造谣很二,但以造谣对抗造谣是不好的”,就会沐浴在两边的,范围广威力大,但精度不佳的无差别攻击炮火里遭误伤。

当然啦,战起来的时候,你一言我一语条理分明的对掐,纯粹是理想状况。战与掐永远在所难免。但如果少走点极端,没事默念“冤有头债有主我们的实际对手是XXX”几句,误伤、跑题之类必然大为减少。

————————————————————————————

还是安全感。
前天中午,有自称懂行的朋友对我说(此人不一定靠谱,姑妄听之):
车身碎片残骸对于调查没很大用处。车头残骸和行车纪录器意义大些。
但似乎应该妥善收集碎片进行整理再做处理。

当时,新闻说,在挖坑,在就地掩埋。我说了几句有关于此的话,斜刺里杀出许多热情的同学批驳我。他们引用新闻告诉我:
“参与现场清理工作的中铁三局人士表示,挖坑并不是为了掩埋拆卸车厢,而是为接下来进行的吊卸做准备。将事故动车组的其余车厢吊下桥,需要用300吨的大吊车,而吊车进场首先得腾出空间。”

我想,好吧,不掩埋。

然后是晚上:
记者问:为什么你们在第一时间居然破坏事故现场,掩埋车头?

王勇平老师:当时我在飞机上,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当我下飞机之后,他们告诉我,我痛心啊!我说,怎么会发生这么愚蠢的问题呢,这么举世瞩目的事件怎么能 掩埋呢,掩埋的住吗?不过他们后来告诉我,掩埋车头是因为,那个高架下面,是个大泥潭,救援和处理都非常困难,所以他们就挖了个坑,把车头埋进去,是为了 方便抢险。
这是他们跟我说的理由,至于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反正我是信的。

我想,噢,又掩埋了。车厢没掩埋,原来是把车头掩埋了。
我那个朋友又叨咕开了(重复,此人不一定靠谱,姑妄听之):
车头好像有ATP系统什么什么的,埋了这个,就得靠行车纪录器查操作内容了。

姑且把我朋友这段外行话踢开,只说这过程。
“据说要掩埋车厢了”——“辟谣不是为了掩埋而是为了吊卸”——“啊事实是掩埋了车头”——“至于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反正我是信的。”

你觉得这套流程能给人靠谱感吗?至于你有没有,那是你的事,反正我是没有。

打个比方。
一个男朋友,先说和某女孩似乎暧昧,又辟谣说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过两天又被逮到十指紧扣逛街了,但是自称说“。最后的态度是“至于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反正我是信的。”

女孩子应该对他有安全感吗?

———————————————————————————

有人会说,喂,老是怀疑别人,对人家不公平好吗?

嗯,的确不公平。也许你是无辜的,也许我们想多了。但是:

你有发布的权利,你有删除的权利,你有杜撰的权利,你还有逼迫我们不得不信的权利。当一切都归你所有时,这本身就不公平。已经占了许多优势,还要求公 平?“喂我们来公平的打架吧,不过我随时会有帮手出来让你攻击无效化的,记得不许耍赖犯规噢!——噢对了,裁判也是我的人。”

话说回来,眼下的一切,对于那些生命体征探测器没探出来,结果在拆卸车厢时奇迹生还的人来说,公平吗?

归根结底,受害者是谁?必须选立场的话,我们该选受害者这边,还是选非受害者这边?

你在路边看到一个孩子被一个大人用黑布蒙了眼睛,然后孩子生气的捶打大人“快告诉我我这是在哪刚才有人说你是人贩子大坏蛋你究竟是不是”。你自己是个孩 子。这时候,你是过去帮那个孩子追问大人,还是懂事的走过去,揪住那孩子“这小孩子怎么还乱扑腾瞎起哄?乖乖听话别闹了!”

————————————————————————————

我以前经历过这么种心态:
拜托世界没你们想得那么糟糕。
许多人不都是提前想好自己想要的结论才去推导的吗?
还自认为理性——理性也会被这种成见蒙蔽的呀!

但后来,我隐约觉得,当我持这种心态时,我已经在用另一种成见控制自己了。
我希望世界是美好的,一切关系都是简单的,独善其身于是万事大吉。
所以我会拒绝接受其他“世界可能没你想像得那么好”的想法。

————————————————————————————

关于无差别攻击,多一句嘴。

受害者及其亲属是最可怜的。媒体也很可怜,他们得受上头的气,按下头的话。甚至王勇平老师也挺可怜,虽然他许多回答都很值得被引用,但偌大年纪(他都承认自己年纪大了),被搁在风口浪尖做炮灰。
把这一切变成如今这样子的,不是受害者,不是媒体,也不是王勇平老师。

我是我自己,我们是我们自己,我们的祖国是我们脚下的土地及其蕴藏的历史,幅员辽阔年代悠久文化烂漫产生了无数至今我们都在享用的物质和精神食粮。
祖国一直在默默承当,无法伤害他人。我们没什么能力伤害他人。把这一切变成如今这样子的是其他,而不是祖国。

话痨般重复这一点:无差别攻击误伤、造谣走极端、混淆黑白都是不好的。

————————————————————————

第一次的安全感是如何丧失掉的?想一想,第一、二次的恐惧和怀疑是从哪里出现的?我们之前的安全感是如何丧失掉的?
就像我在坐飞机前夜会神经质的抛硬币、查航班安全状况、查天气。恐惧来临时,人是很难理性的。
人的愤怒焦虑,皆来自恐惧。

让我们不再恐惧的方法很简单。透明,抚慰,安置,诚恳,不再前后矛盾,而且持之以恒。

对有些人来说,不再恐惧的方法很简单,只要自我催眠“至于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反正我是信的。”
但我知道,绝大多数人的信任和安全感不像王勇平老师那么容易建筑。
“这是一个奇迹……我只能说它就是发生了。”

在这个时代,非得要发生点奇迹,才能够躲过撞击、躲过生命体征测试仪、躲过迅速结束搜救、躲过快速动用大型机械破拆车厢、躲过掩埋残骸、躲过天罗地网的新闻,逃出一条苟延残喘的性命?

“我也一点准备都没有,带着老婆出了城,坐火车,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然后掉水里了,后来一下子就到这了。”

比这个更可怕的是恐惧,是“我随时都可能变成葛优”,是永恒的恐飞症,是持久的恐惧。

我不想自我催眠,我想知道真相,因为我怕死,怕我爸妈看见我被铲车铲坏的尸体,怕永无休止的恐慌,现在我还怕“这是一个奇迹”——过去几年,每次“这是一个人间奇迹”的后面,都有许多死者、哭声和掩埋。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说说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留空为匿名)

(可选,不会公开)

(选填)

Email用来显示头像或接收本站最新文章,不会公开。

[:9] [:8] [:7] [:6] [:5] [:50] [:4]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 [:39] [:38] [:37] more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