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也许可能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网站(www.74la.com)

欢迎来到气死啦!网 [订阅本站] [关于&留言]

气死啦!网

7个临时工的自白-为什么出事的总是临时工?

忽UU 发表于 2013-08-03 09:13 我要评论 (1条) 字号: 来源:蛮子文摘

摘要: 为什么出事的总是临时工?体制内究竟有多少临时工?临时工是一群什么样的人?走访了这个神秘的群体,7个故事告诉你临时工的另一面,展现他们真实的编外生存境遇。


为什么出事的总是临时工?体制内究竟有多少临时工?临时工是一群什么样的人?走访了这个神秘的群体,7个故事告诉你临时工的另一面,展现他们真实的编外生存境遇。

 

故事1:二等公民

从演播室出来,小王脸上的妆很快露出破绽,倦意席卷而来,昨晚和女友在电话里的争吵让他疲惫不堪。面对女友的逼婚他总是理屈词穷。

面对墙上的励志语录,小王内心一阵苦涩。来甘肃这家气象局上班三年,恋情一路升温,但却一直在与自己的临时工身份做斗争。

“跟台里的其他主持人干着同样的活,但是工资不及人家的1/3,其他福利更不用说。没有女朋友挣得多,连提亲的勇气都没有。拿什么结婚?”下班后,小王对着同一个宿舍的同事老王吐苦水。

老王,气象局的“网管”,关于互联网的工作都归他负责。小王是气象局的天气预报主持人。因为两人的爱人都在外地,他们两经常在一起活动,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老王的编外生涯已长达9年,其实也有过一段风光的时间,还当上了科长,眼看就要有编制了,却在一次“人事斗争”中躺枪,连科长的位置都没有保住,一夜回到解放前。

如今,老王早已经放弃编制想法。工资虽然低,但时间充裕,工作要求也低,有宿舍,宿舍还不交租金、不交水电费、不交取暖费,停车费一年只要360元,有食堂,吃饭既卫生又便宜。而且他也不想老婆。

小王很多次有辞职的冲动,但是最终都担心自己刚走单位就有了“名额”,所以总是安慰自己再等等,再看看。

故事2:这是一块臭豆腐

黄博,北京某社区工作者,主要负责科教文卫口。

这个暑假,他一直忙于组织社区内所有中小学生来的假期活动,其实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给团工委写报告,而且要写的漂亮。

但他却一直耿耿于怀,因为之前他主要负责社区低保人员的申请办理和住房保障工作,这可是个“有油水的美差”。但街道办事处一句话,他就被“借调”了。

“街道办事处办公窗口里的几十个人也全都是临时工,这些人就是吃闲饭、拿皇粮的喇叭”黄博有些愤愤不平。

“我们一个社区工作人员要面对区里的四五个干部。他们每个人都会向下面派发工作。之所以还要借调,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编制,听话,不敢跟他们叫板。帮他们干活,还得小心翼翼的。”

作为第一批社区工作者,一呆就是四年,今年又和社区续签了合同。虽然心里万般不愿意,但谁让他第四次考公务员未果呢,不是笔试就是面试出了问题。他的同事们也都几乎将考进事业单位、政府机关当成唯一出路。

“我们已经很难适应企业的节奏,但对公务员的工作得心应手。以我目前的能力,做个科长完全不在话下。但在机关工作一定要嘴甜、腿勤、眼快、没事想着领导点。那些被拉去顶雷的,都是不长眼,或不受领导喜欢的,所以基础还是要打好。”

“体制就是块臭豆腐,让人又爱又恨。”黄博说。

故事3:专为“顶雷”而生

刘强这两天很烦,一直在纠结要不要辞职。去年这个时候,他正狠狠地享受着同学们的羡慕嫉妒,顺利签到了某公路工程公司(国企),虽然是外聘人员,但可能会有转正的机会。

春风得意了几个月后,刘强就高兴不起来了。

“我已经在报告里面指出第二天有可能下雨,当天不适合铺灰土,但是领导为了赶工期,说没事没事。第二天暴雨啊,全毁了。机械、人员窝工,加原材料的损失怎么也到200万了。”刘强很委屈。

接下来,他便听到领导这样打电话,“我已经提醒过他们第二天的天气情况了,但是手下的孩子是新来的,竟然一头热私自让工人开工了。”而他们这个项目,最近只进了刘强一个新人。”

第一次,刘强忍了。“谁让咱是新来的呢?”

前几天,刘强发现工人拌的混凝土不达标,建议不用。但领导坚持要用,结果打出来的20几米桥梁报废,十几万又没了。

没有任何悬念,挨砖的还是他。

“像我这样不断给国家造成损失的临时工,能转正吗?”刘强苦笑。

故事4:没关系,在哪儿都一样

李大伟用了3年时间,终于摆脱“临时工”身份,考上了机关公务员。

在原来的事业单位中,临时工数量是在编人员的2倍。两者待遇也恰好相差一半。他是为数不多通过社会招聘进来的,也是单位的主要劳动力。

“大部分临时工也都跟各个领导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和正式工一样偷懒,磨洋工,混日子。只有没有关系的临时工才会为了保住工作,积极干活。”

尽管李大伟每天都累得半死,晚上还是会打起精神去读公务员的教材,他把考上公务员当成终结自己苦逼生活的解药。

经过几次过关斩将,李大伟的梦想实现了。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位置更加尴尬。

“科室里年龄在40岁以上,还没有一官半职的,每天来单位就是和同事聊聊天,上上网,下午有可能就不来了。在他们看来,干得多与少,工资就那么多,即使什么都不做,上头也没有办法扣他们工资。体制是一口没有思维的大锅。”李大伟说。

“所谓末位淘汰制,可操作性就是零。我们单位采取无记名投票,结果所有人的票都是空的,没有人愿意得罪其他人。也的确体现了编制的‘有保障’,所以才有‘死也要死在编制内’这一说。”

李大伟曾经连续一周,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偷偷待在一个老上访户的门口,关注其在xxx期间的动向。反日游行全体加班、出租车司机罢工全体加班,发生火灾水灾全体加班。

尽管在科室里,李大伟一个人承担了三个人的工作,但是他却总是吃不到领导画的那块饼。

“升迁,不仅仅是工作要干好,还要和领导搞好关系,民主集中制,关键在于领导班子会的‘集中’讨论,而且越想往上提拔,就要明白领导岗位的编制那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满足不了广大干部的进取心。一部分人有关系有门路,工作能做好或应付过去,升迁的几率最大。”

故事5:混,是一种态度

“一个字,熬呗!”张可坏坏地笑着,周围的人都觉得这姑娘有些没心没肺,整天乐呵呵的,做了临时工3年,每个月只有1800元的工资,也没见她抱怨过。

张可中专毕业后就到了这个景区,由于学历不够应聘管理岗位,就一直实习,期间,上了电大,自学了大专课程。最近的招考,让她脱掉了临时工的帽子。

“以前是打杂,还可以到处转转,公园里有山有水,多好,但是现在——养花!每天都呆在花房里,哪都去不了,每天重复同样的工作,跟机器人一样。”张可说,她甚至怀念以前跟同学摆地摊的生活,跟城管斗智斗勇。

临时工的三年,张可也想过撤人,但一方面没有找到合适的;另一面难敌父母的哭天抢地,他们也不指望张可赚多少钱,就是觉得女孩子在事业单位上班有保障,而且公园环境好、养人。

不过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每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就可以下班了!

“未来做什么,不知道啊,先混呗!”

故事6:失陷的节操

名记刘云青,被陕某开发区领导挖走,负责新开的文化产业项目,当记者证被注销的那一刹那也没有多少感伤,他希望去国企大展拳脚,证明自己并非仅会纸上谈兵。

一个月后,刘云青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还错的很离谱。自己的泳技几乎招架不住国企的波涛汹涌。

项目公司还没有正式成立,就已经有二三十人在编外排队了,而且都是有各种背景的神仙妖怪,法力一个比一个高深。最终,这些人都成为了刘云青的同事。“他们每天只需要浏览浏览网页,就可以拿比自己高好几万的年薪。”

“能者未必多得,多劳者未必多得”,这是刘云青的结论,而他自己的理想则在与国企体制弊病中踌躇无措。

不过,刘云青还是保持着敬业的态度,尽心尽力地做好自己的事情,但结果是自己的工作越来越多,而一些同事却越来越“萌”,常常表示这个干不来,那个拿不下。他逐渐沦为苦逼干活、随时收拾烂摊子的人。

“每天要面对各种文件、各种总结、各种汇报,需要学会给现实化妆,当稿子连自己都读不懂的时候,领导差不多就满意了,什么数据,什么事实,什么逻辑都是浮云,最主要的是领导喜欢。”

而更让他痛苦的是,每天下班后也不得安生,总是被拉去参加各种应酬,不断地“酒囊饭醉”后,一年体重涨了20斤,体检“三高”。他开始相信“相由心生”这四个字,甚至觉得自己变得难看了。

“我华丽地完成了从‘记’到‘妓’的蜕变,自己所谓的节操正在一步步陷落。”

故事7:死守,不如换个坑

在朋友面前,胖子是个神侃,医院里的各种八卦事情、豆瓣上遇到的极品男女,好吃好玩的好唱的好看的,直到把所有人侃晕。

最近出现的医患问题(护士被打)让他很气愤,他说别以为白大褂是什么好东西,招灾招难。不然医院为什么给每个科室都要安上防盗门?防情绪激动的病人和家属甚于防小偷。

在单位,胖子总是戴着口罩,跟病人多一句话都不愿意说,在他看来言多必失,尽管他还只是在检验科,但还是被“灾难过”。当然,碰到漂亮的病人,他可能会多说两句。

胖子在某著名三甲医院死守了8年,在这2920天里,他有2/3的时间都是在上夜班。他的一个同事曾经连上过72小时的班,下班时扶墙而出。

即便这样,在科室里不能有任何抱怨,他们领导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不想干就走,一个岗位有几百个人想进来”。

胖子是这个医院众多编制外中的一个。虽说有规定,有10年劳务关系的人都得转正,但很多人到第9年的时候就会被离职,即使那些超过10年的编外人员,也没有人敢去跟医院叫板了。

每年能转正的只有那些教授的研究生、博士生和对口学校引进的新人,像胖子这样的编外人员就别想了。

除了上升空间有限,在待遇上的差距更让胖子发狂,工资是正式工的2/3,过年的时候,同级编制内的员工奖金过万,而他却只能领张500元的购物卡。

8年卧薪尝胆后,他终于放弃了自己的编制梦,也放弃了这里的所有荣誉和梦想,他去了一家私立医院,进入了管理岗位,而且再也不用上那么多夜班了。

但在离职的那天,胖子还是很失落,他明白自己跟这个体制再也无缘了。

结语:没有不生锈的铁饭碗,也没有不露底的大锅饭,眼下看似最有保障的公务体制,其实是一个亟需更新升级的主机,而这些编制外的人员则更像随时会被淘汰的软盘,内存极小、占用空间、无法兼容、拓展性差。自媒体人罗振宇在《夹缝中的80后》中说,未来是U盘化生存的时代,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或许,现在升级自己还来得及。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网友的一些评论...... 已有1条评论, 我也要评论
  1. 114博客大全
    2013年08月13日 02:15:39  #沙发

    拜访,网站不错!欢迎加入114博客大全

说说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取消回复

(留空为匿名)

(可选,不会公开)

(选填)

Email用来显示头像或接收本站最新文章,不会公开。

[:9] [:8] [:7] [:6] [:5] [:50] [:4]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 [:39] [:38] [:37] more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