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也许可能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网站(www.74la.com)

欢迎来到气死啦!网 [订阅本站] [关于&留言]

气死啦!网

鲁智深比不上武松的地方

忽UU 发表于 2013-07-02 12:35 我要评论 (0条) 字号: 来源:丁启阵

摘要: 武松是个自我炒作高手。《水浒传》中,鲁智深和武松这两个人物,明显是作者有意安排的一个对照组。同中有异,相映成趣。一个做过都头,一个做过提辖,都曾经是军官;杀人之后,为了逃避惩罚,都被迫成了“出家人”;遇事喜欢用拳头说话,性格都很粗鲁;一个为林冲,一个为施恩,出手相助,都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人……


  《水浒传》中,鲁智深和武松这两个人物,明显是作者有意安排的一个对照组。同中有异,相映成趣。一个做过都头,一个做过提辖,都曾经是军官;杀人之后,为了逃避惩罚,都被迫成了“出家人”;遇事喜欢用拳头说话,性格都很粗鲁;一个为林冲,一个为施恩,出手相助,都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人……但是,他们同时又有明显的不同。这同中的不同,格外耐人寻味。比如前人已经指出的,鲁智深救过多位女子,武松杀了多个女人。

  同样是打架,俩人的打法,也是同异并存。比较着读,实在是一桩有趣的事情。

  鲁智深打“镇关西”,武松打“蒋门神”,有如下一些同异情况:

  先说同。鲁智深是为了帮助金氏父女,武松是为了帮助施恩,都是为了帮助他人;因为都是局外人,所以都需要先找茬,激怒对方;打的时候,都只凭拳头和力气,不借助兵器凶器;打的过程,都明显处于优势地位,三拳两脚,干脆利索,不给对方任何厮缠的机会。

  再说异。

  鲁智深所帮助的人,金氏父女,无权无势,无恩于鲁智深;武松所帮助的人,施恩父子,有权有势,施恩父亲是牢城营的相公,有恩于武松,让他免受棍棒之苦,成天酒肉款待。

  鲁智深找茬,只冲着男人郑屠,跟女人无有关,尽管郑屠大老婆也是金氏父女的怨主,但整个过程跟她无关,武松找茬,最先找的就是女人,蒋门神的老婆,先调戏她,要她陪自己喝酒,激怒她后又把她扔进大酒缸。事实上,蒋门神的老婆并非施恩怨怒的对象。

  打之前和打之后,鲁智深几乎都没有任何铺垫渲染。安排好金氏父女逃离之事后,便只身前去找郑屠,找茬,打架。打架的过程,虽是热闹好看,但好看的并非鲁智深的拳法套路,而是郑屠挨打后的惨样。先是好似开了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接着是,好似做了全堂水陆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失手打死郑屠后,自觉事态严重,一边假意说郑屠诈死,一边大踏步逃离,“……回到下处,急急卷了些衣服盘缠,细软银两,但是旧衣粗重都弃了。提了一条齐眉短棒,奔出南门,一溜烟走了。”

  而武松,则极尽铺垫渲染之能事。去之前是举抛石墩,显示非凡实力;去的路上,沿途不断喝酒,还有“带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便有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这气力不知从何而来……我须醉了时,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势”等许多说法;打的时候,双拳虚晃,转身飞脚,将对手踢倒在地后,踏住胸脯,拳下如雨。这一套拳法有一个十分好听的名字,叫“玉环步,鸳鸯脚”。达到目的之后,武松也没有放过宣传自己的机会,“……指着蒋门神道:‘休言你这厮鸟蠢汉,景阳冈上那只大虫,也只打三拳两脚,我兀自打死了……’”。在快活林事件处理酒会上,武松更是顿挫抑扬地作了一番有礼有节的演讲,“……你众人休道(施恩)是我主人,我和他并无干涉。我从来只要打天下这等不明道德的!我若路见不平,真乃拔刀相助,我便死了不怕!今日我本待把蒋家这厮一顿拳脚就打死,除了一害,且看众高邻面上,权寄下这厮一条性命……”,既替施恩开脱了,也彰显了自己见义勇为的精神境界,还威慑了蒋门神,给了众邻里一个肥肥的面子,为施恩日后继续经营快活林酒店,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当然,武松之所以是武松,就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宣传自己的景阳冈壮举,“……若再撞见我时,景阳冈上大虫便是模样!”使得大家都知道,他是打虎英雄,心生敬畏。整个过程,武松三次提到景阳冈打虎的往事。对李后主而言,往事是不堪回首的,但在武松这里,景阳冈往事最堪回首。

  也许有人会说,镇关西不如蒋门神强悍,所以鲁智深、武松打他们的过程,也会有简繁难易之别。这种说法,显然是受到了《水浒传》现有文字描写的局限。须知,郑屠有“镇关西”的名声,决非等闲之辈,而且他手里还有尖刀。换个说法,假如让鲁智深去打蒋门神,他大概会直接找到蒋门神,然后找茬,激怒,一顿拳脚,收拾了他。他不需要喝那么多酒,也不会调戏妇人,打完之后,也不会说出那么多漂亮话。而让武松去打镇关西,一定可以打出大篇文章,九曲十八弯,精彩纷呈。鲁智深的精明处,只在于帮助他人,然后自己脱身。见义勇为打死镇关西,野猪林的义举,他一次也没有对人提起过。鲁智深从来不会宣传自己。武松打蒋门神的种种好看、漂亮,都来自武松方面,蒋门神无异于挨打的沙包。武松是《水浒传》中不亚于宋江的自我炒作高手。宋江的自我炒作,还需要吴用配合,武松炒作,不需要帮手。

  金圣叹评水浒人物,多中肯綮。但说到鲁智深、武松时,分出轩轾,“想鲁达已是人中绝顶,若武松,直是天神,有大段及不得处”。如果这是指他们办事的手段而言,自然是事实,但倘若论性情的淳朴善良,武松跟鲁智深显然不是一个境界的。武松是能人,鲁智深是超人。“行者”、“花和尚”两个诨名,也透露出信息,鲁智深是已经剃度的和尚,而武松则是未经剃度的佛教徒。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说说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留空为匿名)

(可选,不会公开)

(选填)

Email用来显示头像或接收本站最新文章,不会公开。

[:9] [:8] [:7] [:6] [:5] [:50] [:4]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 [:39] [:38] [:37] more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