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也许可能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网站(www.74la.com)

欢迎来到气死啦!网 [订阅本站] [关于&留言]

气死啦!网

向司马南扔鞋的民主与自由

气死啦 发表于 2012-10-08 22:45 我要评论 (0条) 字号: 来源:倍魄

摘要: 司马南在海南大学演讲,被一位大学生扔了鞋子。在此之前,更为著名的扔鞋国际事件是一名伊拉克记者朝小布什扔鞋。“扔鞋司马南”事件正发生在一个意识形态争论十分敏感的时期,而不久之前又恰好发生了“韩德强掌掴老人”事件,韩德强和司马南又被公认为中国左派的骨干学者,因此,人们很自然地联想,把“扔鞋”与“掌掴”相提并论。


 

  司马南在海南大学演讲,被一位大学生扔了鞋子。在此之前,更为著名的扔鞋国际事件是一名伊拉克记者朝小布什扔鞋。“扔鞋司马南”事件正发生在一个意识形态争论十分敏感的时期,而不久之前又恰好发生了“韩德强掌掴老人”事件,韩德强和司马南又被公认为中国左派的骨干学者,因此,人们很自然地联想,把“扔鞋”与“掌掴”相提并论。

  但我认为,“扔鞋”与“掌掴”是不同性质的行为。如果说握手是表达友好的礼仪,扔鞋则是一种表达与友好相反的情绪——愤怒、反对、抗议的仪式,与掌掴对手的野蛮并不相同。它是一种激烈反对的仪式与表达,扔鞋者在意的是表达而不是侵害。因此,如果推搡是最轻度的野蛮,扔鞋就是最低限的文明。因为野蛮和文明的分界线并非绝对和不变,在封建礼仪之下女人笑不露齿才算文明,而现代人显然抛弃了这个约束女性自由的“文明”标准。

  所以,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自由”的边界,言论自由的边界。

  首先要明确现代社会对于“言论自由”的理解并不是狭隘的。你在一个黑屋或者在家里自说自话的自由,算不上什么自由,那不是现代社会言论自由的本质。现代社会的言论自由的本质是在公共场合和在公共传媒上表达思想和主张的自由,其中,在公共场合表达思想和主张的形式也不仅限于语言表达,还包括和平集会、游行和示威,包括打条幅和焚烧标志等等。也就是说,言论自由也包括有组织有规则的行动表达,而不只限于动嘴说话。

  海大学生向司马南扔鞋的礼堂就是一个公共场合,扔鞋就是一种在公共场合表达自己的行为。在扔鞋之前,这位学生谈了观点也试图提问,只不过被司马南不停打断,学生也提前发出预警:“我可以扔鞋吗?”因此,这次并非“不宣而战”的有预警的扔鞋,尽管有反感、抗议和不尊重对方之意,但它确实是一种愤怒的表达,它的目标不是伤害而是抗议司马南,而它的结果并没有对司马南形成身体侵害。这与韩德强掌掴老人有本质的区别:目的不同,事实结果也不同——韩德强掌掴就是要侵害老人的身体,并且,也确实达到了目的,构成了侵害。

  所以,海大学生向司马南扔鞋,是一种失当的、过激的、愤怒的言论自由表达。我们对“掌掴”的行为必须谴责,而对“扔鞋”的行为虽不提倡,但也应当持宽容的态度。

  也有人坚持“不扔任何东西”是言论自由的底线,这当然是可以的。而我要说,在自由和秩序之间的划界也不是天然清楚的,它反映的是一个社会或者一个人对何者更为重视。如果你是一个彻底的自由主义者,你就会主张对自由给予最大限度的宽容——只要事实上没有伤害到别人;如果你是国家主义或者社会主义者,你就会看重秩序,甚至以秩序的名义扼杀自由。

  在一个集会和散步都不那么自由的社会,知识分子也会习惯性地主张彬彬有理和坐而论道。这种习惯甚至让他们看不清“扔鞋”与“掌掴”的本质区别。

  向别人扔鞋子的行为绝对不需要鼓励,但同时我们必须看到“扔鞋”与韩德强“掌掴老人”绝不是同一个性质。这个学生如果是想蓄意伤害司马南,1、就会扔硬物而不是扔运动鞋;2、不必借提问机会扔;3、不必隔那么远扔;4、不会先问“我可以扔鞋吗?”然后才扔。这些都是扔鞋学生有意表达、无意侵害的证明。

  再从民主的角度来看。

  民主的本质是一种政治制度,是公民参与社会和国家治理的规则,因此,政治主张的表达就成了言论自由中的重要部分。和平集会、游行和示威,是公民政治自由的重要形式。在现代社会,公众人物和社会精英更容易获得传媒的话语权,他们人数少,但声音传播效力更强。大众人数多,但声音传播效力差。所以,游行示威成了大众获得言论和主张的传播力的重要方式,有了这个方式,他们与社会精英之间的政治博弈就达到了某种平衡。

  我们的社会给予大众的表达渠道并不通畅,他们的主张和愤怒就找不到有效宣泄的出口。越是出口少,就越是容易积攒社会的暴戾之气。

  在司马南与海大学生之间,显然也存在话语权的不平衡。即使在提问环节,司马南也没有在很短的提问机会里,给大学生平等对话的尊重,司马南的态度居高临下,并不停打断学生。所以,在预警之后,学生扔鞋的行为就是一种在不平等位置上的抗议和示威。与其说这是观点之辩,更不如说这是一种政治博弈,观点成了次要的东西,这是意识形态之间的示威。

  在民主社会,政治示威是必要。只有通过群众的政治示威,才能充分看清社会情绪的激烈程度,言论和民调只能反映理性,不能展示情绪和非理性。

  在表达途径残缺、表达自由受限的社会,握有话语权和更多掌握媒体资源的人或组织,总是利用机会更多地“投掷”他们愿意传播的信息和思想,这些单面的信息和思想是“无形的鞋”。处于弱势的大众,没有机会表达,他们扔出真实的鞋子,对抗无形的臭鞋。

  一只扔向司马南的鞋子反映的是自由,一种落实为肢体行动的愤怒表达的言论自由。

  一只扔向司马南的鞋子反映的是民主,是草根在劣势地位向精英过多的话语权表达不满示威的一次政治博弈,一次行为艺术。(倍魄)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说说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留空为匿名)

(可选,不会公开)

(选填)

Email用来显示头像或接收本站最新文章,不会公开。

[:9] [:8] [:7] [:6] [:5] [:50] [:4]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 [:39] [:38] [:37] more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