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也许可能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网站(www.74la.com)

欢迎来到气死啦!网 [订阅本站] [关于&留言]

气死啦!网

真正唱响中国的好声音

气死啦 发表于 2012-08-20 09:12 我要评论 (0条) 字号: 来源:王厚明

摘要: 《中国好声音》正在路上,能否顺利地走下去要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也许是昙花一现,也许会半路夭折,但其精神内涵不会淹没在市场经济适者生存的洪流中。回顾一下好声音的模式,2010年,《TheVoice》在荷兰RTL4电视台播出曾轰动一时,吸引了300万电视观众(荷兰总人口不过才1650万)。2011年,美国NBC推出了《TheVoice》美国版《美国之声》,收视率一度超过《美国达人》。英国、法国、德国和韩国纷纷购入《TheVoice》的版权,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勿庸置疑,正是因为代表了一种期盼,一种呼声,顺应了民众利益和音乐规律,走向了成功。而究其成功的一些因素,也正是当下中国缺失已久的精神元素。


 

  2012年7月13日晚,源于荷兰节目《TheVoiceofHolland》的《中国好声音》在浙江卫视首播一炮而红,节目迅速占据了微博实时热词排行榜第一名。在观众的热情已被各种庸俗的同质化选秀节目严重透支,广电总局的“限娱令”让选秀节目只能戴着镣铐跳舞的情形下,《中国好声音》能走红热播自有其独到之处,就其理念、模式和导向,无疑正是中国当前所缺失的,是民众百姓所期待的。作为舶来品,引进并非都是西化的种子,如果能激起人们内心追求公平正义的涟渏,又何乐而不为之?只是一个好经不能念歪,一个新事物无需刻意的去质疑和打压,完全可以给这样一个承载人们内心深处追崇的价值理念的《中国好声音》以更大生存空间。

  我们可以看到,当前的社会生活中,谁是高官谁最优先,谁有关系谁亮绿灯,谁有票子谁有面子,而身为平民百姓的草根,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机遇最少,待遇最差,遭遇最苦;不鲜见的贫富差距不公平,行业垄断不公平,男女就业不公平,高考录取不公平,拆迁赔偿不公平,奥运评判不公平,种种的不公平集中在权力、职业、行业的不同上;物欲横流的时下,太多的假冒伪劣黑心产品横行欺市,太多的网上网下欺诈骗术令人防不胜防,太多的学术学历造假买之为快一充门面……人们心中期盼的东西寻寻觅觅难见,这也许就是《中国好声音》一登台亮相就赢得好评的深层次原因所在了。

  尽管节目热播如火,但如歌曲侵权、“脸熟”,“造假”、“博同情”、“节目组挖选手”成了微博中质疑最多的话题。其实学员的背景,他们曾经做过什么,与他们声音的好坏,并不相矛,唯一的标准还是好声音,也是前提。正如《中国好声音》的宣传总监陆伟所说的,“《中国好声音》最重要的核心元素是声音,不论是普通人还是参加过多档节目的红人甚至是小有名气的歌手。因此,节目组并没有组织海选,而在全国各地主动寻找被埋没的“好声音。”这一点无疑是值得提倡的,即使是侵权、挖人,都不影响这一核心理念的存在。固然,《中国好声音》需要监督质疑才能走向完善和成熟,但这毕竟发展中的事物伴随前进中的矛盾,也大可不必苛求选手的条件及其他,新生事物总会触及现时的一些阶层的既得利益,也会影响到同行业的生存发展而遭排斥,质疑声中折射出国人的公平意识在上升,但更需跳出喜好内斗互掐的漩涡,构建包容其健康发展的公平竞争环境。而这样的一幕,若是放在20年前的中国似乎难以想象。那个时代,首先要问:你是不是科班、世家出身?你从几岁开始音乐培训的?接受过什么名师的辅导?……对于普通人,常被告诫——人家歌唱家从10岁就开始不吃鱼皮保养嗓子了,你做哪门子白日梦呢?

  《中国好声音》正在路上,能否顺利地走下去要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也许是昙花一现,也许会半路夭折,但其精神内涵不会淹没在市场经济适者生存的洪流中。回顾一下好声音的模式,2010年,《TheVoice》在荷兰RTL4电视台播出曾轰动一时,吸引了300万电视观众(荷兰总人口不过才1650万)。2011年,美国NBC推出了《TheVoice》美国版《美国之声》,收视率一度超过《美国达人》。英国、法国、德国和韩国纷纷购入《TheVoice》的版权,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勿庸置疑,正是因为代表了一种期盼,一种呼声,顺应了民众利益和音乐规律,走向了成功。而究其成功的一些因素,也正是当下中国缺失已久的精神元素。

 

 

  追求卓越品质:一段时间以来,演艺影视节目戏说,外传,宫廷戏泛滥,或是娱乐至上,插科打诨,玩弄噱头,一味滑稽,消解崇高,可以想象,如此平庸、粗制滥造的文艺是不可能赢得观众的。反观《中国好声音》,观众们所看到的顶级导师、原版转椅、高级音箱、零点乐队贝斯手王笑东和黄金调音师金少刚等都是“顶级元素”,直播现场的音响设备达到了演唱会级别,可谓中国最一流的调音师、乐队、录音室,录像现场有26机位,场内16个,场外10个,每集不到80分钟纯节目,调用素材量接近1000分钟,全方位提供摄录信息保障。从选手的来源来看,不仅不排斥专业歌手、选秀专业户,甚至还去别的节目挖“遗珠”。如话题十足的徐海星是“快女300强”、《花儿朵朵》40强;张玮和张玉霞是《非同凡响》10强;《激情唱响》的钟伟强是张国荣昔日情敌,香港老牌的艺人;还有参加《声动亚洲》的马海生是《我型我秀》三朝元老、蔡岫勍曾是《中国达人秀》季军……为了搜集好声音,从5月开始,节目组分成网络、社区、媒体推荐等不同的寻找“好嗓子”的小分队,去全国不同的城市搜罗深藏民间的好声音,选手要经过网络组搜集、音乐组初选、实地录制、最终拍板四个步骤,才能最后确定。而这样不厌其烦、不辞辛劳的做法,正是为了确保节目的优秀品质。

  回归求真务实:过去少数音乐类节目曾以毒舌、炒作、绯闻为卖点,对中国音乐产业却并未有明显的推动,而《中国好声音》承诺的拒绝“毒舌”,杜绝“绯闻”,不搞“炒作”,以真声音、真音乐为唯一的宗旨,去除了包装、干扰、关系等纷杂的影响,让一个个普通人在舞台上展示了他们惊人的唱功和音乐才华,可谓求真务实之举。对观众而言,听惯了明星名人的歌曲,看够了千篇一律的歌舞,听厌了煽情炒作的故事,特别是选秀节目中无厘头的煽情、廉价的眼泪,以及各种跌破底线的炒作,已经让越来越多的电视观众倍感“审丑疲劳”。《中国好声音》秀的成分少了,以往选秀音乐类节目中常见的华丽服装、炫目造型、激情的伴舞,通通被舍去,镜头对准的只有学员投入的表情,导师沉醉、震惊、好奇或纠结的神情,耳畔回响的则是让人动容的好声音。甚至在选手的包装上都以干净、清爽的素颜出镜。这种回归到纯粹的才艺展现,反而能让观众看到了诚意,令人耳目一新。可见,追求真的才是最美的,追求简单的才是最真的。

  倡导公平公正:《中国好声音》的首要环节“导师盲选”就指出,倡导公平公正,以明星导师背对学员盲听盲选,排除了众多因素的干扰。好声音的选手大多并非帅哥靓女,在第一期出场选手中,来自台湾的街头盲人歌手张玉霞以邓丽君的一曲《独上西楼》征服全场,其清丽婉转的歌喉让四位导师纷纷动容,可想而知,如果一开始就能看到选手的外貌,很难说评委不会因为选手的外在条件而改变选择。在第5期那英的一位“御用”伴唱王崇参选时,她一听就知道是谁,虽泣不成声,但最终并没有按下她的命运之手,那英哭是因为她觉得十分纠结,“如果我转了,观众或许会认为因为我们认识我才选你,大家就会觉得不公平;如果不转,我又觉得对不起你”。除了盲听,导师和选手的权利反转等模式在节目成功中扮演了很重要的公平角色,平日里“远在天边”的大明星与学员之间也是平等关系,为了争取自己心仪的学员常常使尽“浑身解数”,也会尝到求而不得的难过与失望。可以说,中国从不缺好声音,缺的是好平台,好环境。作为一个公平竞争的机遇平台,能不分贫富贵贱,不分学历形象,即使是乞丐贫民又何妨?即使是富二代官二代又何妨?《中国好声音》似乎应证了中国一句古话,不患寡而患不均。

  关注草根梦想:关注普通百姓,关注底层群众,关注弱势群体,是现代社会以人为本的文明回归,而关注这些草根阶层的人生梦想也是应有之义,其关键之举在于如何搭建实现梦想的绿色通道,《中国好声音》正是提供了这样一个渠道。而同样选拔音乐才俊的青歌赛、超级女声等,不免选派的多、弟子的多、考查的多、公关的多、作假的多,也设置了太多的专业门槛,却也把不少优秀的人才挡在门外。《中国好声音》一定程度上堵塞了这些漏洞,抛开了诸多限制,不论是形象欠佳,还是残疾缺陷,也无论是身份低微,还是学历偏低,都不是梦想大道的拦路虎,都可以给机遇和舞台,满足朴素的个人追求和价值,也不吝惜忠告和帮助,在这里所有学员都将听到真诚的建议和指导,而绝非讽刺和挖苦。在这里,自卑的哈尼族王子想用歌声找回尊重;打扮土气的县城姑娘光着脚,充满自信地唱响英文歌;这里有31岁的准妈妈,38岁的全职主妇,她们为自己的快乐而唱。这里没有刻板的老套表达,他们来此展示自己的个性,寻找自我的认同,表达个人的爱与梦想。

  担当社会责任:一个企业也好,一个节目也罢,要有持续发展的生命力,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更要肩扛社会责任。《中国好声音》要走得更远也必须担当社会责任。有人可能会忧虑,《中国好声音》会不会走入追求利益衍生道德难题而遭遇封杀的怪圈?这种怀疑是有道理的,2006年,全国大大小小的选秀节目有近100个。这其中自然是良莠不齐,鱼龙混杂,而商业化的节目制作公司参与选秀节目的目的非常单纯,就是赚钱。2004年第一届《超级女声》红遍中国,决赛收视率不仅远远超过《新闻联播》,还造就了李宇春、张靓颖、何洁等迄今为止仍活跃在歌坛上的偶像型歌手,但也让“PK”、“选秀”、“炒作”、“毒舌”、“黑幕”等营销手段大行其道。此后数年,神州大地皆选秀,为夺收视率,低级庸俗手段层出不穷。2011年9月,湖南卫视宣布停办2012年《快乐女声》,当年10月,广电总局为了“切实抵制低俗之风”,两度下发“限娱令”,硬性规定“全国卫视选秀节目一年加起来总量不超过10档,类型不得重复”,音乐选秀热度骤降。其实,从7月13日开播,仅仅两周时间,作为《中国好声音》播放平台的浙江卫视对外宣称已收回成本。《中国好声音》接下来要做的,应是致力树立一种实事求是、求真务实的舆论导向,率先构建一种公平竞争、积极进取的工作模式,进而发挥好电视媒介对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引导功能,能对更多观众的行为选择产生潜移默化的积极影响。《中国好声音》能否走得更远,让我们拭目以待,洗耳恭听。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说说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留空为匿名)

(可选,不会公开)

(选填)

Email用来显示头像或接收本站最新文章,不会公开。

[:9] [:8] [:7] [:6] [:5] [:50] [:4]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 [:39] [:38] [:37] more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