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也许可能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网站(www.74la.com)

欢迎来到气死啦!网 [订阅本站] [关于&留言]

气死啦!网

触摸着生命的芳香

淡蛋 发表于 2012-06-28 23:41 我要评论 (0条) 字号: 来源:马德

摘要: 我一直以为,麻雀是蹦着走的。那天,我看到一只麻雀,它逡巡着,碎步双挪,那一刻,小小的它,寂静的,像个公主。我一直以为,麻雀们嬉闹的时候,只会在一棵树高高的枝头,倚着高远的天空,腾挪跌宕,上下翻飞。那天,在一丛低矮的柏树里,我看到它们竟收敛翅膀,紧锁身子,在密密匝匝的叶脉与枝缝里,互相追逐。


 

(一)
  我一直以为,麻雀是蹦着走的。那天,我看到一只麻雀,它逡巡着,碎步双挪,那一刻,小小的它,寂静的,像个公主。
  我一直以为,麻雀们嬉闹的时候,只会在一棵树高高的枝头,倚着高远的天空,腾挪跌宕,上下翻飞。那天,在一丛低矮的柏树里,我看到它们竟收敛翅膀,紧锁身子,在密密匝匝的叶脉与枝缝里,互相追逐。
  这种顽劣,看得我心疼与欢喜。

 

(二)
  出去开会,同住一个房间的,是一个素昧平生的人。
  没话。
  我在看书,他在剪指甲。
  他低着头,剪得很慢,尽量让刀口一点一点地行进,按压指甲刀时,也小心翼翼的,生怕弄出一点响动。
  后来,他睡着了。我合上书,静静地,躺在那里,不发出一点声响。
  那一晚,那间客房的空气中,浮动着,最人性的寂静。

 

(三)
  我一直以为,大凡野性的动物,总是要避人的。
  然而,它却一直在我们的视线里。在教学楼前一株高耸的针柏树上,它筑窝在树杈的交汇处,产蛋,孵雏,两年多了。每天下课铃响后,学生们都要倚着走廊的栏杆,围着它看,而且,指指点点,品头论足。
  它呢,有时候,脖子挺得直直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仿佛是很警觉的样子。但更多的时候,安卧在那里,一动不动,沉静得如入定的僧。
  走廊的栏杆与那棵树仅一步,但,它没有怕过。
  是的,两年多了,没有一个学生动过它的窝,动过它产的蛋。动过它的雏儿。当一个生命的尊严得到最高敬畏与尊重的时候,这一小步,便成了世界上最美的一段距离。
  我该羡慕它,那只安卧着的,幸福的野鸽子。

 

(四)
  进门的时候,后边跟着一个扎着小辫的小女孩。
  她离我还有两三步远,我扶着门,一直等到她走进来。
  她进来后,盯着我看,一脸的纯净。随后,她回过身来,用小小的手,吃力地扶住了门框的边缘。
  我说,你要干什么。
  小女孩说,叔叔,你什么时候出去啊,我也想为你开一次门。

 

(五)
  雨后,大街上有许多积水。
  驱车走,每当有骑自行车的或者行人经过的时候,我故意开得很慢,慢的,几乎要停下来。
  我注意到,好多人都会因此而向驾驶室的我投来一瞥。那一瞥里,含着亲切、友善、赞许,以及无上的敬意。
  我常在这尊贵的一瞥里,触摸到自身生命的芳香。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说说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留空为匿名)

(可选,不会公开)

(选填)

Email用来显示头像或接收本站最新文章,不会公开。

[:9] [:8] [:7] [:6] [:5] [:50] [:4]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 [:39] [:38] [:37] more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