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也许可能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网站(www.74la.com)

欢迎来到气死啦!网 [订阅本站] [关于&留言]

气死啦!网

韩寒:我想和世界玩玩儿(一)

忽UU 发表于 2011-06-21 10:23 我要评论 (0条) 字号: 来源:名牌杂志

摘要: 我没有信仰。我也不信仰自己。 我不喜欢泡吧,喜欢打桌球、跑步、踢球、射击、自行车、摩托车。我当然爱玩,只要自己喜欢的,一定有无限体力,足以拖垮对方一个足球队。但只要是不喜欢的,洗个碗都觉得浑身乏力。


  韩寒有才华,有帅度,不抽烟,不酗酒。差点儿就是绝世好男人的典范。

  差的那一点儿到底是什么?也许是骨子里头那股痞气。也许是不够低调的作风。

  他说,他从不战斗,他只是在玩一个游戏。玩嘛,也许就该像韩寒那样。

  很多人提起韩寒,都会摆出一副被蜜蜂蛰过的表情。如今,他就坐在对面,脸上更多的是无辜。他刚刚失掉了中国房车赛1600cc组的年度冠军宝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有好一阵子的沮丧。韩寒很忙,他习惯了不断地连轴转。忙着写作,忙着试车,接下来,据说他还要动身前往非洲登顶乞力马扎罗山。

  我没有信仰。我也不信仰自己。

  很多人对我的私人生活很好奇。其实我每天的生活挺规律的,凌晨睡觉,中午起床。我是个很怕冷的人,很需要地暖。要是室外温度达到10摄氏度以下,我走进办公室,却发现没有开暖气,我想我会马上抓狂的。

  我不喜欢泡吧,喜欢打桌球、跑步、踢球、射击、自行车、摩托车。我当然爱玩,只要自己喜欢的,一定有无限体力,足以拖垮对方一个足球队。但只要是不喜欢的,洗个碗都觉得浑身乏力。

  我的生活自理能力确实比较差,经常丢三落四的。日常生活中,最让你头疼的就是收拾行李、早起,还有坐飞机。

  我经常做错事,一错再错,然后又错。我未来会出一本书,专门说我的失败。很多人介绍他们是怎么成功的,我很讨厌成功学。

  我9月23日出生,处女和天平的交界。所以,遇到有事情决定不了的时候,我就把问题归结到星座上—处女的龟毛,天平的犹豫。

  我不抽烟,也不酗酒。一帮朋友聚会,或是赢了比赛特别开心的时候,我才会喝上几杯。我很少喝大,我喝大的状态嘛,也就是给始作俑者打电话,把人家骂一顿而已。

  我不觉得自己是个“狠”的人。“语不惊人死不休”是一种故意要做出与众不同的姿态,我并不是这样的人。我的文字也不狠,我一直觉得我挺温柔的。

  一直有种说法,说我在为80后这个族群发声,说我是独自战斗在前线的个体。但这只是别人强加在我身上的。我并不认为这个群体和我有着多么密切的关系,我也不觉得自己是在战斗。我只是一直在玩一个游戏。

  也有很多人把我看作一个代替群众发声的公共知识分子,但其实他们看不到的是,我反群众的时候也不少。我从不代表和代替谁发声,当权者纵然有很多不妥的地方,但是群众也不一定高尚正确到哪里去。我只代表我自己的判断。

  其实我就是一个作家。一个男性的作家,就应该在文学作品之外对他所在的社会发表观点和看法,历来历国都是这样,只是我国的这个文化传统在几十年前被搞怕了而已。

  很多人说,“我不看韩寒的作品,但我喜欢他这个人。”我想告诉他们,作品就像我的裸体,我的人就像我的脸蛋,其实我更喜欢大家可以看全部。

  我还想说,泡妞没有哲学。我理想中的女性是这样的—无论我在外边乱玩成什么样,回家来,她还得给我做饭。但好姑娘不是遇见的,是调教出来的,每个女孩在不同的男人面前会有不同的表现。当然,她会有她的固有性格,但是我想说,没有哪个女孩心甘情愿半夜三点起床给一个乱玩晚归的傻逼做饭吃,所以,避免成为一个傻逼是最重要的。

  我不在乎别人在提起“韩寒”的时候怎么称呼我—“啊,那个赛车手”,“啊,那个作家”,“啊,那个捣乱的人”……我都不在乎。我不喜欢的人,随便他们怎么说我。写作和赛车,对我而言,只意味着两份工作。他们截然不同,但又必须去做。就像吃饭和吃面对普通人来说的区别一样。很多事情没有意味,它就是发生了,无意无味,只有做下去。

  有人问过我,你想做却一直没做成的事儿是什么?这实在是太多了—有能说的和不能说的。不能说的自然不能说,不是我不敢,而是怕吓到小朋友;能说的就是我想参加摩托车比赛,却一直不能成行。我不害怕受伤,但我害怕受伤以后不能随意跑动的日子。

  其实我对目前的生活状态很满意。我觉得现在我所拥有的东西都是我想要得到的。假如让我重新活一遍,我也许会选择和现在一样的生活—但我想使用几次后悔。最后悔的事儿?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借用我给台湾一本书写的序言里的一句话,世界上如果有后悔药,我一定吃得药物中毒。

  任何一种事物,都将在时光中达到极致的状态。即便是人,也总归会一步一步走向成熟。

  韩寒也不例外。即便他还是当年那个弱的韩寒,但他的肩膀已经担得起任何风雨。

  “我上楼去洗把脸。五分钟,就五分钟。”

  12月3日,等韩寒从赛车场练完车回来,已经比我们约好的采访时间迟到了整整两个小时。没等记者开口,韩寒就先喊开了。说完他便一溜烟跑了,一点儿抱怨的余地也不留给你。

  五分钟后,韩寒带着他一贯的坏笑来了—他不仅是上楼洗了把脸,还换上了一套新衣服,仿佛在暗示他对这次拍摄的尊重和诚意。“这是我新买的,上镜肯定特别体面!”

  那一瞬间,我几乎以为眼前这个男人从未长大过。这就是那个翻江倒海的韩寒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说说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留空为匿名)

(可选,不会公开)

(选填)

Email用来显示头像或接收本站最新文章,不会公开。

[:9] [:8] [:7] [:6] [:5] [:50] [:4]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 [:39] [:38] [:37] more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