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也许可能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网站(www.74la.com)

欢迎来到气死啦!网 [订阅本站] [关于&留言]

气死啦!网

让爱,在春天开花

气死啦 发表于 2012-02-11 14:07 我要评论 (0条) 字号: 来源:一朵怜幽

摘要: 一个感人的故事,虹和良的爱情跃然纸上,有温情脉脉,也有惊心动魄,更有刻骨铭心,还有同甘共苦。他们是不幸的,但他们又是那么幸福!幸福是什么?爱情是什么?在这里,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有爱才有幸福。


  [一]
  她叫虹,他叫良。
  是男婚女嫁的年纪,许是月老将手中的那两根姻缘线,轻轻地牵到一起,打了个结,原本隔着茫茫尘烟,山水万重的两个人,就那么相识了。
  她是个娇羞的八零后女子,毕业后在父亲的公司上班,生活安稳而平静。没有真正恋爱过的她,对待爱情的姿态,一直很冷淡。或许,学生时代暗恋过某个人,那也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与他人无关。所以当母亲和阿姨告诉她,要帮她介绍个对象的时候,她是反对的,她说,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亲?
  然而,她终究是个对父母之命言听计从的女子,她知道,父母亲不会看错人,也或许是因为她看到了他的照片,被他俊朗的笑容所打动,她用她的沉默,默许了那次相亲。
  他也是个八零后的小伙,当时正是人民大会堂警卫连的一名士兵,是个善良而聪明的人。爱笑,笑起来有一对深深的酒窝。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当兵数年他很少有假期回家探亲,更别说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了。
  一次归家,母亲拿出一位姑娘的照片,说是为他相中的,现在只等他们见面,来确定这件事。照片中的姑娘,肌肤若脂,长相清秀,有很洁白的笑容。他似乎仅凭着一张照片,就对她一见钟情。
  
  [二]
  初次见面,是莺飞草长的春日。
  他从北京赶到她所在的城市,精心为她挑选了一份礼物。
  她的父母对这个相貌堂堂,举止得体,谈吐不凡的小伙子,有很好的第一印象。他们对女儿说,如果她愿意,那么这件亲事就这样定了。她却还是不说话,微微地绯红了脸,轻轻地说:等等,再等等看。
  他的父母也一起去了,他们对那个温雅而美丽的姑娘,也是印象极佳。他们也对儿子说,如果他愿意,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他笑着,依旧露出深深的酒窝,有些腼腆地说:就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双方父母达成共识,虽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毕竟得尊重年轻人的意愿,让他们相处一段时日,如若双方都愿意,再定下这门亲事也不迟。
  于是,假期结束,他便回到了北京。那天,她去机场送他,他有些恋恋不舍,她却还是娇羞地笑着,祝愿他一路顺风。他说,好。有些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之后的日子,便是千里寄相思的日子。
  他不知道,这个浮生浮世还有这样纯情的女子,已然将她装入了自己的心中。她对他,也是极为倾慕的,只是,她将那些浓烈的感情都隐藏在了心中,表面上,她似乎对他很平淡,这让他有些受挫的感觉。
  他们每天以短信、电话传情,他一有闲暇,便编写长长的信息给她,没有直白的语言,但是字字都充满了真情与想念。他知道,她是懂得的,只是她不说。
  她生日的时候,他瞒着她于网上订了大大的蛋糕和一大束鲜红的玫瑰。当快递的人将这些送到她手中的时候,她感动得有些失态,一个人默默地落下了幸福的泪水。
  
  [三]
  一年之后,她对他的态度热情了很多,也是一个莺歌燕舞的春日,她成为了他的未婚妻。
  军营部队循规蹈矩的生活,使他有了些倦怠之意。亦或许,是他太想和她生活在一起了,是他太想真实地看见她洁白的笑容了,几经权衡,他退伍了,回到她父亲的公司上班,做了人事部的经理。
  朝夕相对的日子,让这段感情升温得更快。她也通过相处,肯定了这个男人就是与她牵手到白头的另一半。
  再一年之后,整个世界都洋溢在万紫千红的明媚阳光里。她喜欢春天,那是万物吐绿的时节。那个春天,她的脸上绽放着洁白的笑容,披上了洁白的婚纱,与他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然,天有飞来横祸。
  婚后的第三天,他和她还沉浸在初尝爱情蜜果的喜悦里。那是黄昏,下着滂沱大雨,他驱车载着她,在一处没有红绿灯的三叉路口,为了避让一个倒退的车,一个急转弯,车侧翻。一阵钻心的疼,他听到了亲爱的人,惨烈的叫声。
  当急救车和家人赶到的时候,他和她依偎在一起,好在没有伤着头部,伤势集中在腿上。他的大腿腿骨断裂,穿透了皮肤,翘得很高,整条腿变了形,鲜血直流。但是他却在安慰惊吓过度的她。
  她也是伤了腿,膝盖处的皮肉都已翻卷,露出白色的骨头,让人不忍目睹。然,她知道,伤得最重的,还是自己的盆骨,她能感觉得到那疼痛已经让自己麻木。只是她不想让他更担心,只能强忍着眼泪,勉强地露出笑容,告诉他,自己没事。
  
  [四]
  急诊室里,她坚持让医生给他先看先治疗。医生和家人也大意了,因为就外伤而言,他的似乎严重很多。
  当医生为她清洗、缝合了膝盖上的伤口后,拍片,才发现,她伤得更严重。她的大腿骨也骨折了,只是没有他那样明显。伤得更严重的是股骨头,粉碎性骨折。
  他和她住在了一间病房里,两个人的床靠得很近。那样,只一个转头,就能看见彼此的眼神。她说,看着他,她就会觉得有勇气。
  手术之前,他们都做了骨牵引。
  她是先开始的,当医生用榔头将钢针砸进腿部,穿透整个小腿的时候,那种疼痛,让她几度欲昏厥。但是她知道,她要坚强,给爱的人一个好榜样。汗水浸湿了她的衣衫,她不曾叫痛一声,只是避开他的目光,望着窗外。
  轮到他了,他才知道,这种疼痛,让他堂堂七尺男儿都难以承受,何况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但是无论有多疼,她之前的表现都让他挺了过来。
  只是,他不知道,医生那有节奏的声声锤击,如同砸在了她的心里,让她疼到无以复加。
  后来,两个人互相给予勇气与信心,熬过了那些艰难而痛苦的日子。
  
  [五]
  两个月之后,他们出院了。
  其实他早就可以出院,回家休养。只是,他知道,他走了,她会很孤单很寂寞,于是他要求在医院多住些日子。等她一起回家。
  他恢复得很快,走起路来也与从前并无异样。
  医生让她杵着拐杖一年,尽量少走路,直到再次手术卸钢板。而她,她总是忘记这个叮嘱,常常一瘸一拐地就走了出来,她嫌拄拐很难看。而他,几乎成为了她的专职保姆及护理员,常常看到他拿着拐,追在她后面……
  卸钢板,两个人也是一同做的手术,不过,再次的手术完全少了之前的恐惧,他们的心情很好。
  只是医生告诉他们,他恢复得很好。而她,情况不容乐观,股骨头衔接处长得不好,不排除日后有坏死的可能。
  她为了不让他和担心,依旧露出洁白的笑容,调侃式地对他以及家人说:没关系,反正我已经嫁出去了,就算瘸了也不会没人要了。
  他的眼中,闪着晶莹的泪花,他告诉自己,要一辈子对这个女子好。
  果然,她的那条腿,时常有疼痛的感觉,而且,明显比另外一条细了一些,短了一些,这让她走起路来,有一些瘸,少了以前的姿态与风雅。
  然而,患难见真情,这之后,两个人的心靠得更近了,她也将自己的那颗心,完完全全地献给了他。而他,也终于知道,她从最初,就是爱他的。
  常常,下班之后,他牵着她的手,缓慢地行走在河道边,一直走进了夕阳深处。余晖洒在两个人的身上,有昏黄的暖意。蜿蜒延伸的河道,是爱情的路程,更是人生的路程,只有不离不弃,才能携手走进光阴深处。
  
  [六]
  这不是一个杜撰的虚拟爱情故事。
  这是真实的人物,真实的爱情历程,真实的我见证了他们从开始到现在的所有,那些欢笑和泪水,我都曾真实地感知过。
  我幸福着她的幸福
  现在的她,很满足,一个美丽可爱的儿子刚满百天,结合了他们所有的优点。
  她有时候也会打电话给我,发发一些小牢骚。
  那天,她说:我生他气了,很长时间没理他。
  我问:因为什么事?
  她说:因为我下班了,他还没来接我。
  我问:几天没理他了?
  她说:三个小时而已。
  我说:哦,那你不是真的生气。
  她说:没办法,我故意不理他,他却总是笑着找我说话。
  我说:这样是对的,夫妻之间,不要动真格的。
  她说:我知道的。
  我知道她的知道,她一直都是知道的,这是个很会经营爱情与婚姻的女子。
  
  [七]
  她叫虹,他叫良。
  我的同胞亲妹妹,以及妹夫。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说说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留空为匿名)

(可选,不会公开)

(选填)

Email用来显示头像或接收本站最新文章,不会公开。

[:9] [:8] [:7] [:6] [:5] [:50] [:4]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 [:39] [:38] [:37] more »

Ctrl+Enter 快捷回复